进入七月下旬

已经许久未尝到sweet talk 对我来说 宝贝儿 与 我爱你 绝不是形式化 而我也要去习惯可能不太容易再听到 。 Sweet talk 不是我常表达的 因为它是专属 而我把它给了你 却没问你喜欢不喜欢 当然你也没问我喜不喜欢不在给这个专属了。 难道人都是如此被迫长大的吗 我的心隐隐作痛 我希望那些专属依然给你。 而我有任何抱怨都是我的事 如果可以 我想我已经成为自己的情人 没错 就是这样。 我的爱人 你在长大 而我还是过去那个懵懂的小调皮 我有很多要和你说 只是我已不确定你是否还有那个时候的感动了 你

Advertisements

六月(自我检讨报告)还是没法控制住眼泪

我不是没life, 当一个人过的非正常时有些行为已经不大正常了。
我大概投资了两年一直让自己身体康复 毕竟有些事只能自己做。
我爱上了爱 但同时也和不自信做了朋友。

我从来都没那么渴望变的有多么平常 但是这个想法从我毕业后就已经扎根了。
我希望健康美丽自信的去见到我的爱 然后开始我们的生活旅程
但是不平衡的心理压着我 让我要定期去达到我自己设定的目标
但是外在因素 不是我可以控制的 即使是我本身的健康与外貌。
接触冥想时的原因是世俗和自私的, 我想健康 变的更好 心态好 人好,吸引更多好的人和事, 所以并不是像佛陀那样只是等待醒悟之时。
但我如今阅读的已经和更高的意识挂钩了 我是比较畏惧 毕竟我还没有慧根到遁入空门 不敢也不想, 但是我理解为什么会想 因为放空的世界是得到内心永恒的平静 就像唐三藏那样 拒绝外来世俗的诱惑。

再者要完全抛开自己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绝非一朝一夕的修为
我想是不是我适当的回避就好
越是在意的人越难避开
因为从根本上还是想在意
没有比这个还矛盾了吧
我相信我在任何人面前都很酷
唯独我感觉在他的面前很不酷

这个错误的想法 我还是常常想到
甚至用过多的办法想要和他分享这一切
很显然过多显得刻意
比如
今天早上我听到的是他说那东西适可而止多了会失去很多生活乐趣
我真的很难受 我内心很埋怨他怎么会那么不体贴我
难道他不知道如果我不放松 不冥想 那他那般被动 我估计已经气晕了呀 再说 没健康 还怎么去找他啊
而他看足球熬夜和我交流没活力难道不得适可而止
我说调皮 他说那是男人的生活时 我已经气哭到说不出话了
当然 这只是我个人想法

进入五月中旬

Darling 进藏了 他踏上那神圣的土地 我的心情其实和他一样激动。
在他忙碌时我也没闲着 但我很不愿意告诉他今年的母亲节和我计划的不一样
因为 我和妈妈同时间病倒了 (现在还在康复中)
这点我真的很抱歉 因为今年很难的碰到母亲节也是妈妈的生日
这几天就一直躺着 傍晚时还是坚持让自己去散步 毕竟之前的锻炼又一下子停下来了。

在生病时又多了解了自己很多 原来情绪和健康是紧密联系的
虽然引起这次生病具体是因为病毒还是细菌还是不好说
但是我在生病时候真切悟道自己原先给自己的烦恼都是多么傻的事。人不都那样吗,健康的时候要求多多 但身体不舒服时候 就祈求赶快健康起来。
要健康这件事还是靠自己
丰富自己的知识 但我不得不说 当我自己把自己的症状打进去搜索到的结果 是很吓人 但是最后我还是把关注点放在如何恢复健康上 其他的看多了也只是自己吓唬自己。
总结是身体每个部位运作都是相连关的 它不是个体运作
其中最不能忽略的心灵这块。
我的确在三月份经历了多次埋怨和抱怨的情绪波动
好几次兜已经超出我的负荷
现在我想起来 的确很傻
毕竟那些苦恼远不及我的健康
想想人都没了 还谈什么美好未来
但要是平常都能那么开通 大概也不会有烦恼
大概很多时候我还是孩子吧

进入五月

近日身体欠佳牵动着我所有的情绪,不论是在我脑子里还是在外观察的。
我何尝不知道过分纠结细节对我没好处 但我就像一个有强迫症的人那样 反复确认是否锁门一样。
自己的遐想和一些变化都让我感觉已经超出我的承受的范围
这种情绪很难伪装 但是我必须要好起来
所以已经和妈妈撒娇近一个月了
毕竟有情绪时我也需要她来安抚我那焦躁的心
身体健康是一切幸福生活的保证
我会牢记心里
我希望在我出发时 我已留出长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