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12月 2013-12-17 01:23:43

12月一号堂哥大婚 大家准备衣物都是前一个月的事 说起来忙碌 但最后我们家人也是以便装赴宴 让我事后觉得很好笑。
路上父亲的大哥 我大伯一同坐车 因为大伯儿子 我堂哥那的包车坐不下了。
回想平时我父亲在他大哥儿子店工作 少不了他哥对他说不悦耳的 当然这次一路上也少不了大伯说话的。
比如我体质特殊 在车停在wawa加油站时 我下车买了苹果和string cheese 他开始不屑唠叨那么早就买东西了啊 年轻人那么不能挨饿 怎么混。因为没什么好回答我就挤出笑容。

这次自驾来纽约比起坐巴士还是舒服很多 只是车上感冒的人过半 一夜咳嗽过来 我已感觉到潜在感冒病毒在作祟了。

婚礼前 我先和妈妈 去理发店剪头发 我们这些长期在外洲的 几乎不会去理发店。 虽然很不愿意再次把头发剪碎 无奈发量少。 在剪头发时 堂哥和他伴郎也来洗剪吹。伴郎原来是堂哥的表弟郭起湘,美丽的哥哥。 说真的 半点都不认得 儿时嘟嘟脸不见了 我妈妈还问他还是否记得当时我们带着他和他妹妹一起出国 他笑笑依然没印象 让我不经觉得美国这地方的确很洗脑 只希望美丽没忘记我 她是我儿时玩伴加同学。

那晚婚礼进行也很快 我有点觉得不可思议 比较我最小的堂哥,我儿时的伙伴 也步入婚姻殿堂。那晚堂哥们没叫我 我也没叫他们 大家都很生分。
其实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否记得小时候推着我出去玩耍 很多时候我们就那样疏远了 因为连我和我亲哥哥住在同一屋檐下也很少交流。

回忆 我们这边的几个孩子 一共有五个 我是最小的 小时候常常觉得无存在感而难过 现在的我觉得就算没被受重视也无所谓 我只要求我内心能继续成长 别人的议论对现在的我没那么重要了。

有家感觉甚好 但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去其它地方 寻找另外一种感觉
不是以前那种让我自己不舒服的感觉
我已经无法再接受那种只有表面没有内在的嘘寒问暖
对不熟悉的人 我不想多说
因为那些都是我的事

我要加把劲
时间开始紧了

当然首要做的事是健康起来 回来感冒了 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